全国服务热线:400-123-4567

凯悦酒店“走廊惨剧”​——“小错”摊“大事

来源:未知 发布日期:2019-09-11 17:42 浏览:

  世界十大知名酒店品牌之一—凯悦酒店于1980年在美国密苏里州堪萨斯城的市区建成。这座五星级酒店共40层,总高150米,造价0.5亿美元(大约折合为2019年的1.5亿美元)。酒店的得意之作之一,是玻璃屋顶下面宽44米、高15米的中庭。中庭天花板下悬挂着长约37米、重约29吨的两层“空中走廊”——能让观众以最佳角度欣赏表演的平台。

  1978年5月,凯悦酒店开建;1980年7月1日,酒店如期正式高调开幕。次年7月17日傍晚,大约1600名观众如潮水般涌进凯悦酒店,观看在中庭举办的茶舞大赛。19时3分,大赛正式开始。不少观众站在走廊的平台上观看,有的还在平台上随着舞曲的旋律愉快地“翩翩起舞”——要在场外“和参赛选手共舞”,过一把“演员瘾”。没想到,两分钟之后的19时5分,随着一声巨响,平台突然坠毁,酿成114人死亡、至少186人(一说216人)受伤的惨剧。

  1984年11月的调查结论表明,这次“走廊惨剧”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建造时因为“疏忽大意”而造成的一个“小错误”。下面,用简化了的、钢杆悬挂的两层平台的一个局部来说明这个“小错误”。

  当初设计用来悬挂两层平台的,是直径约为32毫米的一根长钢杆,把它固定在天花板上垂吊下来,再和两颗螺母连接,固定平台。但是,在改变设计和施工时,它们被换成相同直径和材料的两根短钢杆和3颗螺母。这样,本来每一根长杆上的每一颗螺母只需承担一层平台与观众的重量,在改成两根短杆之后,每一颗螺母就需要承担两层平台与观众的重量——增大到“不堪重负”的两倍。

  事故后,天花板下的钢杆全都完好无损并在原地“坚守岗位”,可见,“小错误”不是因为钢杆的抗拉强度不够,而是出在平台、钢杆与螺母的连接处——包括螺母与平台之间的“铁垫件”(其作用类似今天的垫圈——增大螺母与平台接触处对平台表面的受力面积,从而减小平台表面受到的压强,避免平台被破坏)。于是,不堪重负的螺母裂开……

  为什么要把一根长杆换成两根短杆呢?据说是为了避免“麻烦”。如何避免“麻烦”呢?答案多少有点莫名其妙但又“顺理成章”:不但在一根长杆的中部刻出螺纹,要比在两根短杆的两端分别刻出螺纹更“麻烦”,而且在制作、运输与安装时,用一根长杆连着两层平台比用两根短杆“麻烦”。

  2008年7月27日,《堪萨斯日报》以“对许多人而言迟到的纪念”为标题,来悼念27年前的这场“美国建筑史上最严重的建筑结构灾难”——“走廊惨剧”的罹难者。同年,人行天桥纪念基金会还举办了筹资活动,用筹得的资金在距离凯悦酒店一个街区即大约1千米之处,建造了一座花园和一座喷泉来纪念罹难者。2015年11月12日,酒店街对面的公园内建成了一个纪念馆以纪念惨剧罹难者。

  而今,虽然“物是”,但已“人非”——在依然富丽堂皇的凯悦酒店(几经翻修之后于2011年更名为皇冠中心堪萨斯城喜来登酒店)第40层楼的休息室里,人们照样细细品味着精美可口的饮料,静静地凝望天上的熠熠星光……难觅当年那场惨剧的一丝踪影。不过,对于经历过惨剧的幸存者及其亲友来说,却有永远挥之不去的伤痛……

  1954年1月10日,意大利罗马钱皮诺国际机场,一架英国海外航空公司的“(哈维兰)彗星-1”型喷气式客机骄傲地昂首腾空而起,直奔目的地——英国伦敦希思罗国际机场。

  用“骄傲”一词并非诗人的夸张——由英国哈维兰公司研发、于1949年出厂的“彗星-1”,是全球首款以喷气发动机为动力的民航客机(此前都是螺旋桨飞机),能以788千米的时速在1万米的高空飞行。它采用了增压机舱,在飞行时的平稳性和舒适性前所未有。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欧洲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刮起了“旅游风”,强调“捷达”,所以它使英国成为世界航空界令人羡慕的翘楚,在当时大放异彩……

  不过,“骄傲”了不久,就再也不能骄傲了——起飞后26分钟,机身在空中解体,迅疾坠入地中海,机上35人全部罹难。

  1953~1954年,“彗星-1”接连发生了3次坠毁事故,导致该款客机停飞。这当然要查出“罪魁”——时任英国首相的丘吉尔就说:“要不惜一切人力物力来揭开‘彗星’坠毁的谜团。”

  后来的调查表明,“彗星-1”使用了增压机舱,由于对增压机舱加压的结构设计经验不足,长时间飞行以及频繁起降使构件承受反复的“增压、减压”循环而导致“金属疲劳”解体,是发生“彗星-1”坠毁的原因,这也是民航史上首次因“金属疲劳”而发生空的难。

  解体的构件之一是窗户——机头的玻璃窗和座舱的玻璃舷窗,形状都接近规则的方形。为什么方形窗容易解体呢?答案很简单:应力集中。

  应力集中之处容易解体的实例不胜枚举:“巧克力排”的方角凹痕处(为便于食用者折断而压制)最容易折断,地震时砖木结构的木窗方角处的砖最容易产生裂缝,普通玻璃的裂缝两端会“谁也不能阻挡”地一直裂下去,在不容易撕裂的医用胶布(没有剪口时)剪出的小口处可轻易撕断……

  应力集中的又一次惨剧也是因为不起眼的“细节”——钢索“发毛”(指表面有微小的裂口)。2008年10月28日,重庆市武隆县在建的芙蓉江大桥工地,23名上班工人乘坐的吊斗钢索突然断裂,11死、12伤,至少有7人因此被逮捕法办。这类钢索断裂,绝大多数不是因为“超载”。原来,惨剧发生3天前的10月25日,已经发现钢索“发毛”,但是,工人报告后仍未引起重视——相关人员没有认识到应力集中的巨大危害,误认为这点微小裂口对几厘米粗的钢索“不值一提”……

  克服应力集中危害的方法之一是,变方角为弧状圆角。所以,现代飞机座舱的玻璃舷窗,都是圆形或者四角都是弧状圆角的方形。

  应力集中也是把“双刃剑”。例如,应急敲破公共汽车的玻璃车窗逃生时,应该用车上的小铁锤猛敲车窗玻璃的某一角,而不应该敲中间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